收入是消费增长的真正引擎,规划中改善民生的部分

从调整产业结构入手,梅松讲到如今国家重点发展第三产业,中央提出扩大内需,主要是扩大消费,而文化创意产业必将倍受关注,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比如北京的798,新浪微博的蓬勃发展、中国移动的红段子短信等等。

  工银瑞信基金指出,“十二五”规划首次提出要建立健全包括公共教育、就业服务、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住房保障、公共文化、基础设施以及环境保护在内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对此,从政府直接“提高工资收入,减轻税收负担”的少有表述中,可以看到政府明确“民富优先”的思路。本次包含财政支出向民生领域倾斜、减税、扩大社会保障范围在内的规划,非常类似日本上世纪60年代在经历工业快速增长之后的收入倍增计划。收入是消费增长的真正引擎,消费崛起依赖于国民收入的增长,日本上世纪60年代后随着居民收入的增加,消费结构升级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而相关统计也表明,低收入群体的边际消费倾向更高,个人税起征点的提高对低端收入人群影响胜于高端收入人群,这也将促进零售等行业的中期持续增长。

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比重 [镜头]
68岁的黄耀军是广东省增城市小楼镇江坳村的低保户,镇上安排他在当地一家旅游公司看大门,月收入800多元,加上政府每月给他发放的低保400多元,日子还算过得去。最让黄大爷开心的是小女儿考上了城里的重点高中,不但不用交学费,就连校服费、住宿费和生活费也通过政府补贴和社会助学全部解决了。
在增城,城乡孩子从小学到高中学杂费全免,城里重点高中就读的农家子弟占到85%;与城区公交线路相连接的客运班车开到中心村;城乡生活污水和垃圾处理实现了一体化;进城打工的农民,也可以像城里人一样申请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
“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坚持民生优先,完善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制度安排,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努力使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规划纲要首次明确了今后五年基本公共服务的范围和重点,列出了公共教育、就业服务、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人口计生、住房保障、公共文化、基础设施、环境保护等九大项。
这些内容,涉及人们生活、学习、工作的方方面面,与百姓切身利益息息相关。重点提升这些领域的公共服务水平,充分体现了“民生优先”,是让百姓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关键之举。
提高保障水平,城乡困难群体都可享有最低生活保障
“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是百姓最强烈的期盼;加大社会保障力度,正是“十二五”时期改善民生的重中之重。
规划纲要提出,坚持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方针,加快推进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稳步提高保障水平。城镇职工和居民享有基本养老保险,农村居民享有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城镇职工和居民享有基本医疗保险,农村居民享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城乡困难群体都可享有最低生活保障。
提高住房保障水平,也作为单独的一章内容写进了“十二五”规划纲要。纲要指出,坚持政府调控和市场调节相结合,加快完善符合国情的住房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逐步形成总量基本平衡、结构基本合理、房价与消费能力基本适应的住房供需格局,实现广大群众住有所居。其中,健全住房供应体系、加大保障性住房供给、改善房地产市场调控是提高住房保障水平的重要举措。
年初以来,政府加大民生保障力度,举措频出,给了百姓一颗“定心丸”。在养老保障方面,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继续扩大,全国40%的县将纳入试点范围;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在六连增的基础上,月人均基本养老金水平今年再增加140元。在医疗保障方面,“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财政补助标准由人均120元提高到200元,90%以上的城乡居民都将享有基本医疗保障。在住房保障方面,大幅度增加财政资金投入,加力建设保障性安居工程。今年全国开工建设保障性住房将达1000万套,比2010年增加了近1倍。
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中低收入者税收负担将明显减轻
社会财富的“蛋糕”怎么分,一直是近年来社会关注的焦点。如何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尽快扭转收入差距扩大趋势?“十二五”规划纲要专门拿出一章的篇幅,就合理调整收入分配关系作出具体要求。
规划纲要要求,按照市场机制调节、企业自主分配、平等协商确定、政府监督指导的原则,形成反映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和企业经济效益的工资决定机制和增长机制。健全工资支付保障机制。逐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积极稳妥扩大工资集体协商覆盖范围。
健全工资支付保障机制,企业拖欠、克扣劳动者工资的现象就会减少,劳动者的正常收入就有了保障;形成合理的工资决定机制和增长机制,逐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意味着劳动者“涨工资”有了制度保障,实现工资增长与经济增长同步。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十二五”时期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大于7%,不低于GDP的增长。
尽快扭转收入差距扩大趋势,不仅要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比重,还需要加快健全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调节机制,在再分配环节更加注重公平,向中低收入者倾斜。比如,提高公共服务支出比重,加大社会保障投入,较大幅度提高居民转移性收入等。
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个人所得税改革作为政府为百姓办的一大实事,备受社会瞩目。通过合理调整个人所得税税基和税率结构,提高工资薪金所得费用扣除标准,个人所得税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将进一步加大,中低收入者税收负担明显减轻,将给广大工薪阶层带来更多的实惠。

“‘十二五’规划关键在落实,而落实需要一件一件具体的分析,去解决问题”,最后张曙光坦言。

  两会落幕,改善民生成为“十二五”期间的重要课题。多家基金指出,从政策红利角度出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行业配置可以考虑受益于改善民生的大消费行业。

在“十二五”规划中着力提到改善民生的部分,口号已由“强国富民”到“富民强国”,政府表示要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里面的比重。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研究员、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张曙光教授表达了肯定的同时也指出了自己的一点看法。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从“投资基础设施”到“投资到人”

  南方基金则表示,展望“十二五”,中国经济发展的热点或难点将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而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需要大消费、制造业升级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39.8万亿,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达到4200美元,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2008年金融危机充分说明:老的发展模式面临要素瓶颈而难以为继,未来经济发展的驱动力应该来自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因此,中国经济转型的实现有赖于经济驱动力的平衡和要素使用效率的提升。驱动力的平衡需要消费驱动。中国经济一直是投资和出口双轮驱动,就像一个三缸汽车只有两缸起作用。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和收入分配改革等政策的推动,消费需求一旦引爆将成为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因此,与“衣食住行玩乐”和保险服务等消费相关的领域将迎来黄金发展期。

对此,他提出从“投资基础设施”到“投资到人”的观点。而这些“人”是给需要的人。比如教育投资给一些只有初中或者以下水平的打工族,因为教育是可以传递的,这些人总会结婚生子有下一代。不妨投入大量的钱去改变这部分人的教育水平。
最后姚洋建议,可以把基础设施的国债改成发基础教育的国债,“这个回报也肯定是非常高的。”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刚才各位都讲了中国体制的问题,我是体制内的,应该是批评的对象呵”,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梅松一上台就幽默了一句,让会场气氛又一次从激昂热烈的情绪中活跃了一把。

  ⊙记者 郭素 ○编辑 张亦文

相关文章